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同城头条  >  生活  >  2021-01-08
2021-01-08
2021年01月08日 08:45   浏览:323   来源:同城编辑

最近,太忙了。

文章写的不用心,我自己都没耐心读第二遍。

不是不用心。

而是精力有限,写起来没有喜悦感,就如同一个人在球场上不兴奋,那么就很难出状态,根源就是太累了,从早上六点到晚上11点,几乎安排的满满的,身心疲惫,感觉应该再放一放,不能这么执着,赚钱虽然重要,但是远没有写作重要。

不能舍本逐末。

前几天,林溪在群里回忆起了一件往事,五六年前的事,就是跟我第一次见面,是在台湾,当时我是领队,38位队员,早餐时,她看我独自坐在桌前看手机,她出于好奇,走近看了看,懂懂看的啥?

发现看的是懂懂日记。

她产生了一丝怀疑,文章是他写的吗?他为什么会看自己的日记?仿佛看别人的文章,还动不动扑哧笑了。

憋在心里很多年。

我跟她讲,我很喜欢写文章的懂懂,感觉是另外一个人,不是我,我也喜欢读,每天都会读很多遍,例如我准备下楼了,会提前把文章打开,在电梯里看,为什么不到电梯再打开?怕没信号,从电梯出来到地下停车场一直到车上,还在看,看完了,车差不多也热了,该出发了,很幸福。

若是我觉得写的不好呢?

一遍都不想看。

很多时候,也不是说写的不好,而是虎头蛇尾,有临时拼凑的感觉,这种情况一般是怎么发生的?若是我在家里写,例如早上6点写到9点,结果8点左右我媳妇起床了,她做事动静大,我觉得被打乱了节奏,硬着头皮写,仿佛是呓语了,还有一种情况,我在办公室写,突然来了朋友,或者朋友带着朋友来了,那么我需要起身招呼,虽然他们说,你忙就是了,我们就是转转,我也坐不下了,坐下很难再入定了。

我之前科普过,为什么很多人不适合创作?

没有环境。

你想想,从一睁眼到闭眼,你能拿出三四小时的独处时间吗?而且是日复一日,都是如此,前些日子有美院学生摘抄了我写的一个桥段发到了他们内部群上,感叹,懂懂咋知道的?

我写的啥?

我写的是,一个画家往往有三个女人,应该说是三类,一个是家里的老太婆,别看表面最不爱她,其实最爱她,因为赚了钱就给她,甚至她手握印章,她不给盖章,这字画就不值钱,有些时候这也是一种营销技巧,避免熟人要字要画,你让写是吧?给写,但是章在你嫂子那,你也知道,我在家里说了不算,没地位,怕老婆。二个是懂画的女人,知音级的,能讨论作品本身的,包括我自己也是如此,我很喜欢跟人探讨我的作品,只是这样的人很难找,你看韩美林为自己的小媳妇画了108幅画,用这种方式来追求,为什么这么独特?他应该是遇到了知己,一个真正懂自己艺术的人。三个是纯粹的美女,年轻、漂亮,最好有一定的文化修养,没有也可以。

画家,也往往是狡兔三窟,有家,有工作室,还有一个独处发呆创作的地方,工作室不可以创作吗?

也可以,但是更多是用来社交的。

家,绝对不是创作的地方!

特别是媳妇没念过书的,她觉得你躲在屋子里肯定是撩妹,否则关着门干什么?还鬼鬼鬼祟祟的,不让人说话?

我媳妇从来就没有“静谧”这个概念,有时我在想,我楼下邻居真的包容,我媳妇平时跳绳、跳操就是在家里跳,关键是经常半夜跳,例如11点,她眼里的11点相当于我们的晚上7点,因为她是凌晨才入睡,关门从来都是咣当,她在家里打电话,我刚上电梯就能听到……

偶尔,我在家写文章怎么写?

耳塞,然后再戴上那种包裹式的耳机。

纵然如此,依然能听到声音。

我能否跟她讲一讲?

白搭!

她认为所谓的写作需要安静之类的,都是装B式的需求,咋了?有点声音你就写不下去了?你咋这么脆弱?人家记者在报社里写稿子,不断人来人往,人家怎么写的?到你这里就不行了?

我之前写过赵德发老师家,赵老师每天早上写文章,风雨无阻,我之前也科普过这个观点,就是从哪点可以看出一些年轻作家不是真作家,例如代笔之类的,就是写作是一种瘾,是风雨无阻的,每天都要做的,写了未必发表,但是肯定要写,大一点的作家,普遍如此。

几天不写,可能就放下了。

至于说,有人常年不写文章,突然一写,写出了畅销书?

这种故事,只适合当故事!

这就如同说有人业余喜欢羽毛球,平时还上着班,在比赛中遇到了林丹,然后把林丹斩落马下,我学球的时候,我问过我教练,你跟林丹打能得几分?他说怎么能拿个十分八分的。

今天,我对这些越来越了解,我可以很负责的说,一分钱都拿不到,绝对0分,别说我教练,就是全山东省现役冠军,在林丹巅峰期,也拿不到5分,就这么残酷……

莫言、贾平凹、刘震云这些人,就是林丹。

你以为人家不训练?

每天!

赵老师起的比较早,一般要写到8点左右,8点之前,全家都是静谧模式,包括做饭都是静音模式,家里更不可能养狗养猫,一到8点,好了,可以开始出声了,包括家里的孩子们也遵守这条规则。

每次一聊起这个,我就特别羡慕!

昨天,有读者发了个截图给我,说在深房理一个炒房群里,收费的群,遇到了我媳妇,我媳妇在里面还很活跃,问我知道不。

我说,由她去吧。

媳妇前几天要拿我身份证去打征信,我拒绝了。

她肯定是想操作贷款。

昨天,我在家写文章,她给我大姨姐打电话,给大姨姐科普什么是通货膨胀,房价会一直涨的,所以应该举全家之力在大城市买上房子,说把钱存银行是最傻的,等于每年贬值12%,应该负债,让这12%由银行承担……

全是新学来的理论。

前段时间,媳妇发现我有个中级证书,可以在深圳落户,她反复问我在哪办的,花了多少钱?

我记得花了700块钱,可能还少。

是我开书店必须具备的从业资格证,出版行业的,我也可以换高级证,只是懒的考了,我考的时候比较简单,现在各级技能证书都很难了。

为什么?

与落户有关了。

我媳妇说她在找人办深圳户口,一个技能证书要10万元,求着我给她找找当时找谁考的?有没有捷径?

我说,我自己去考的,这东西哪有什么捷径?

不行,希望我能帮帮她。

我觉得,她完全接受了新的操作系统催眠……

她前几天问我借两万块钱,说明上个月我给她的10万元,她可能拿来孝敬她的深房理了,这哥们到底是个什么货色?咋这么迷人?我媳妇送我的新年礼物竟然是深房理的日历,打开第一页就是:赚钱很简单,没有钱不要紧,借点钱付上首付,买上房,就开启了你的财富自由之旅。

我草!

我媳妇真是上帝派来考验我的,去年做斑马会员,就是个传销模式,拉了我无数读者入水,我好不容易把她捞出来,她又进了这个坑,我决定找个机会实名举报了深房理,有素材的可以提供给我。

买什么房?

有意思吗?

理财?

你老公的理财不是顶级水平吗?

去住?

我不会去的,我的目标就是当个县城屌丝,你们深圳全是贵族,我也不羡慕,我就是土,就是目光短浅。

我媳妇对大城市的渴望,我都理解,她16岁就在上海打工,窥探过上层社会的生活,哪怕我在县城请她吃最好的饭店,她也是一句:这有啥?

我媳妇最大的硬伤,没有读过高中。

高中是培养一个人的基本逻辑的,包括我招募员工,哪怕是客服,我也要求读过大学……

还有一点,是我们俩最大的冲突点。

就是,我认为,投资要可控,这个可控包括地理可控,我在深圳有两套房,我媳妇应该跟别人合买了一套,写的别人名字,她还月供,但是她一直隐瞒着我,我是从电脑打印记录里发现的,偷看到了,到今天我也没告诉她我知道了。

我在深圳的投资,我就蛮后悔的。

是后悔什么?

管理成本太高,全都委托给中介了,中介怎么忽悠咱咱也不知道,这些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觉得租客不可控,打个电话搞维修之类的,也很麻烦。

从投资回报比而言,依我们的智商,有太多太多比这个更好的渠道了,包括定投,哪怕深圳房子投资回报率更高一些,我觉得也不值得我们如此跨区域作战,来回跑一次就头疼。

我媳妇是跑上瘾了,一个月来回飞好几次。

前两年,欧神呼吁大家去扫沈阳的楼盘,我身边有个娘们是他的铁粉,非去,但是她呢,没出过远门,就拉着我,一起去了,我逛了一圈,没有发现特别喜欢的,主要是负责接待我们的中介说话跟我一个同学特别像,我那个女同学一发飙就喜欢骂:我~~你妈。

我没买,我身边的娘们买了。

前段时间,她跟我讲,当时办贷款的时候,办错了,房子贷款是对的,车位与地下室的贷款是错误的,需要重新办理,办理还很麻烦,要夫妻双方都到场,要跑三次,先把贷款还上,然后再重新贷款……

正好沈阳疫情管控的比较严。

两口子愁的要命!

对于理财,我的观点是这样的。

个人财富500万以下,把焦点放到如何多赚钱,因为你的财富值太低,基数太小,理财收益也太少,关键是你的财富值低了以后,你的眼界也不行,准确的讲理财能力也很差,基本就是韭菜。

500万以上,再考虑理财!

还有,不要替家人理财,不要替别人理财,因为钱不是你赚的,你对这个钱的感觉不深,很容易拿不住,那个做如新的姐姐,为什么做了如新,是因为她想翻盘,她不仅仅做如新,还开着滴滴,一个原本生活质量很不错的姐姐,为什么突然沦落了?就是因为她对自己太自信了,帮别人代持了股票。

之前,我有个同事,坐过牢,出来后在我这边过渡了半年,人一旦有了痕迹,一辈子都受影响,找工作很难,当然她也不会找工作的,因为她肯定还会是个老板,只是在我这里短暂适应一下,你知道对他们有多么严格吗?倘若一条街的安保升级,例如要举行重大节目或有大人物经过,沿途的两劳人员以及精神病患者,都会被重点监护的。

抹不掉的痕迹。

而且,一有类似的案子,首先就是从这个群体里查找。

经常跟我一起骑车的警察叔叔讲:人都是有惯性的,大部分案子都是惯犯所为,能偷一次的就能偷第二次,所以要远离有前科的人。

我同事还好,经济类的。

她自己吸存了3600万,她出来后,我去帮她搬家,不夸张的说,光奢侈品拉了两皮卡,很多都是一次都没用过的,我都想把她微信推给小包包,让小包包直接去给收了,反正也用不上了,安心过日子了。(她是被带走的,只查封了账户和封存了家里的电脑之类的,衣服、包包,都没收缴。)

爱喝酒,我办公室那些酒,我稍不留神就让她给喝了。

最初,刚来上班时,我给划定的工作范围是仓库,也就是不能自由出入我的办公室,我办公室只有会计有钥匙,后来管不住她,她比我还会当老板,把电动沙发一按,躺在上面午休,我的酒我的菜,她直接就当自己的……

还有一个哥们,是段绍译的学生,当年段老师风光的时候,每次开培训课,就跟车展似的,什么劳斯莱斯大宾利的,一排一排的,全是做民间借贷的,他就是教人怎么做民间借贷的,教什么人?什么人都可以,甚至你可以刷信用卡去放贷,跟今天的深房理是一个套路,什么人都可以在深圳买房,哪怕你是个屌丝。

这个哥们,把目标瞄向了同学,说自己要搞个大项目,以更高的利息吸存大家手里的钱,这哥们上过鲁豫有约,原先是做实业的,生意还不错,一年三四百万的利润,段老师对他也很推崇,愿意给担保,段老师是很懂的运营气场的,例如每次开会,他都把茅于轼喊来,说自己是茅老的关门弟子。

这哥们原本好好的,结果突然吸了同学这么多钱,不知道该怎么嘚瑟了,邀请大家去玩几天,全是五星安排,吃喝玩乐,连嫖娼的钱都可以挂房费里。

我有个老铁,她也是核心成员之一,她借给了这哥们40万,她给我打包票,让我也借20万进去,是因为她天天给我科普:钱也是商品,放在手里不流通,你觉得合适吗?何况有了任何问题姐姐给你担着,姐姐大奔驰开着,你这20万没有任何问题……

去吃喝玩乐,我都有幻觉了,这些放贷的这么有钱啊?去KTV找什么公主?人家喊来陪唱的是拿过青年歌唱大赛前几名的,今年我整理手机还翻出来当时我给这个姑娘录的视频,就跟看春晚是一样的感觉。

吸存那哥们,穿了双鞋12万,戴了块手表80万,提了个包让我们猜多少钱,因为这个事,喊我存钱的大姐找我,跟我说,闻着味道不大对,抓紧要钱。

我问,怎么了?

她说,这不是做事的态度,咱在这里吃喝玩乐三天,花多少钱?你看他那穿着打扮,那不是正常人的消费了,一个人再有钱,不至于这么花,花12万买双鞋,若是自己赚来的辛苦钱,怎么也不舍得。

我说,我听你的。

她开始要钱。

没给她。

当时这哥们应该从这些同学手里一共吸了3000多万,两个人突然接到了还款,我的,还有青岛一个律师的,当时我还写了篇文章,我猜测是我们俩是最危险的,律师会起诉他,我呢,会写,关键是段老师应该跟他讲了,把懂懂的钱先还了,那小子年轻,做事没原则。

我的钱回来,也没人知道,我只跟大姐讲了。

大姐更觉得不对劲了,她拼命的要,当她开始要时,大家也跟着反应过来了,一起去要,就把人给软禁了,也不打也不骂,就是走一步跟一步,在家里还伺候着他吃喝,还生怕他自杀,也不敢报警,因为报警钱都拿不到了。

大姐也算赢家,拿回了本金,是特殊渠道拿到的,也是动了心思,大姐回来跟我讲,钱全挥霍了,要么就是隐藏了,从他家找出的购物小票,一天100多万……

我说的这些都是真人真事,读者里也不少参与的。

后来,那些同学跟大姐又撕了B,觉得她拿回的本金应该按照比例分配,而不是你独吞,大家一起要的,凭什么你先拿走?

最最最后,一句话,我熟悉的这群人,包括段老师在内,全军覆没了,大部分都已经完全消失了,就是整个人完全联系不上了,仿佛人间蒸发了。

资本游戏的特点是什么?

你可以对1万次,只要错一次,就再也起不来了。

我要表达的不是这些,这些道理大家都懂,牛哥也经常讲,玩资本游戏的,基本没有全身而退的,最终自己都会被反噬进去,我旁观了身边这些真实的案例,还真没有幸存者,还有一点,因为我们离他们比较近,最终也会使我们受伤,因为这些人来钱太容易了,交朋友太用心了,那时我娃刚会走,大姐给我娃买衣服怎么买?不是带到店里,而是让店里工作人员带着衣服上门来量来选。

我要表达的是,一个人,非贵族的前提下,突然奢侈起来,很大可能,就是钱不是他自己赚的,来的太容易了……

今年,还认识了一个爱马仕小姐姐,她特别喜欢爱马仕,每个月买两个包,很多包就是背个一次两次,小包包为此特别好奇,让我带她去看看,我介绍她们认识了,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小姐姐是做什么的,只知道她是开厂的,跟小包包一起去拜访了一下,聊了聊这个小姐姐的事业,这个小姐姐是政法大学毕业的,我好奇的问了问,你怎么赚到这么多钱?她说是开服装厂。

我总觉得,这个钱,不像正常赚到的,因为她并不是从小就很有钱的主。

后来,我跟小包包从恶推测了她。

这女的,应该是做的品牌假货,就是仿外贸大牌,为什么从这个推测她呢?因为她中间提到过,说这几年什么服装厂最赚钱,就是这一类,需要计算违法成本,例如你赚了2000万,罚款100万。

我买路虎卫士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卖车的小姑娘,我给她发了5千元红包,她给我省了2万元,反正天津卖车就是如此,各类套路,什么解押手续费之类的,小姑娘没事就跟我聊聊天,动不动给我打个电话,她跟我讲过一个故事,青岛一个老板,是做民间借贷的,从她那边买了八辆车花了1300万,这个老板被抓的第一时间就找人捎话,让天津这边去把车开走,给卖掉……

多少钱收的这些车呢?

800万!

说这些,我也理解了,就是身边人为什么看我也是如此,每天游手好闲,又买了那么多车,跟骗子有什么区别?

所以我要忙碌起来,让人觉得天天忙的团团转,人们欣赏的是这种忙碌。

其实呢?

身体的勤劳是不致富的。

大脑的勤劳,才会。

小卖部虽然不大,但是也是一门生意,需要协调的事非常多,管人,管物,还要协调各种关系,处理各类应急,例如突然遭遇了寒潮,五十年不遇的低温,我们发出的酒、水果,接着就冻了,客户还没收到,我们这边就要开始做应急理赔了。

非常消耗精力。

我这才管几个人?才多少营业额?何况买家多是读者,相对比较包容的,晚发几天货大家也是允许的,例如酒水,上周的订单都没有发出,因为上周我们包装没到,这周才陆续发出,结果刚开始发,就遇到了极端天气,后续的我们又不能发了,需要挨着给客户一一解释。

还有客服奖励的问题,我现在每天给每个人发100元红包,我媳妇就不同意,我媳妇问我,若是以后生意少了呢?你以后怎么激励?他们工作就是份内的事,你咋总是想与众不同?

还有进货问题,我进了一批丝巾,大牌的,需要签各类协议,承诺书,控价协议,我不过要了100条而已,原本已经协商好了,我这边广告都开始发了,那边又不同意了,让把广告语截图发过去,他们要进行评审……

有些品牌做的好,是有原因的。

管理的好!

方方面面都很考验人,说实话不怎么赚钱,一天五六万的营业额,能赚个三千两千的?就是折腾着玩而已,对于我而言,若是单纯的想赚三千两千,太容易了,我自己就搞定了,不需要这么多人,而且大家还生我气,仓库那边我要求升级打包方案,然后临时去定制了泡沫隔板,泡沫厂说周一上午准时送到,结果周二还没送到,为此我们积压了1500多单货发不出去,后来我打电话催的,泡沫厂老板直接不接电话了,生气了,后来跟我讲,你知道吗?不是不想给你生产,环保不让开机。

不管怎么着,你答应我的,你偷着开机也给我搞了……

昨晚,累的我坐在椅子上睡着了,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,我就在想,咱这算什么生意?不用推广,售后也少,客户也都客客气气的,咱做的都这么难,你说那些能赚到大钱的老板,哪个不是人中龙凤?

能扛多大的压力?能吃多大的苦?

人家一声都没吭过!

做生意,就是有很多不确定性,当年我做红酒的时候,我总是跟刘胜讲,我不想做这些不知名的品牌了,我想做品牌的,刘胜就给我供货列级庄酒,当时运了一车来,是夏天,我反复叮嘱,天气炎热,一定要做好保温,实在不行发冷链,结果物流公司就那么裸着发来了,瓶塞全部渗液了。

这批酒,我们全部退了。

一来一回。

这酒,基本就废了。

因为是专业做酒水物流的,又签过运输协议,这些酒全部由物流公司承担了,后来我们还负责帮忙取证了,发了视频。

虽然是别人承担,但是咱也觉得太可惜了。

早上我在朋友圈感叹了一下严寒天气导致苹果都冻伤了,海南的符小姐跟我讲,做水果就是有这些不确定性,例如货发出了,突然遭遇了恶劣天气,航班取消了,甚至连续几天没有航班,一批货就全扔了。

为什么都喜欢上班?

风雨无阻,反正旱涝保收!

我爹也跟我讲,有些东西体验体验就好,不要钻的太深,还是要把写作当主业,又不是缺吃又不是缺穿。

说真的,我觉得做小卖部比做地产难。

因为小卖部太零碎了,涉及的客户群体太庞大了,每天千余人,有要帮着写卡片的,有嫌苹果太木的,所以我采取了很极端的售后模式,有任何不满,就两个选项,要么直接退钱,要么重发一箱,用让别人满意的方式来减少情绪成本和压力成本,咱不纠缠……

很多事,同事们也拿捏不准,不停的发给我,征求我的意见。

所以我就成了批复机器!

从下周起,我觉得应该放一下,佛系一些,顺其自然,小卖部能养活几个同事,一群人热闹着,让别人觉得咱有个生意干着,就行了。

我,还是要回归写作。

很不好意思,最近写的文章不好,我都不喜欢看。

我觉得特别内疚,对不起!

头条号
同城编辑
介绍
推荐头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