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同城头条  >  生活  >  2021-01-18
2021-01-18
2021年01月18日 08:04   浏览:323   来源:同城编辑

那天,我在卖苹果。

恰好,小律师找我聊天。

我问,你在单位不?

她说,在,怎么了?

我说,我让跑腿给你送箱苹果。

她说,不用,我们家很少吃苹果。

我说,柏娜娜跟柏娜娜不一样,苹果跟苹果也不一样,你尝过再说。

我叫了跑腿,给送去。

过了好几天,她在微信上问我:你那苹果怎么下单?

我说,吃上瘾了?下什么单?我送你就是了。

她说,孩子特别喜欢吃,平时不怎么喜欢吃苹果,现在一天俩。

我说,我找跑腿再给你送几箱。

她说,不用,我自己买。

因为是晚上聊的,没法叫跑腿,这个事就暂时搁置了,次日客服把本地订单列给我,问我有哪些是需要重点标记的?我一看,小律师也下单了,应该是她半夜扒拉朋友圈找到链接了。

因为最近媳妇也在办公室帮忙,我就没有特意叮嘱这一单,只是审核了一下其它单,看看有没有特殊人,若有,需要特殊照顾,例如买一箱的咱就再送一箱,有的甚至买一箱咱要送五箱……

本地朋友不理解咱的忙,他们觉得买了咱的苹果,是对咱莫大的支持,给了莫大的面子,而且他们坚信我是知道的,其实呢?每天千多单,我压根不看是谁下的单,只是为了照顾这些玻璃心,单独把本地地址的挑出来的,若是特别重要的,连跑腿都不能用,而是让同事开车去送,还要说几句感谢的话。

山东人办事,不就是图个面子嘛,他们为什么会下单?若是南方人,下单可能仅仅是因为需要,而山东人下单呢?则有站队的成分,懂懂卖苹果,我作为好朋友怎么能不下单?不下单以后怎么交往?

前天,阳哥还有他的女老板来我这里吃饭,本地地产领域的女企业家,饭毕,同事蒸了一些和田大枣端上来,女老板觉得特别好吃,次日安排阳哥下单50箱,发福利的,你说我是卖还是不卖?那我就要去揣摩,是因为她的确喜欢这些大枣还是给我个面子?更巧的是,这个单是阳哥下给了自己的媳妇,他媳妇在我这里工作,那我就要拿捏,这个单到底接不接?

我特意给女老板打了个电话,说我们这个枣虽然好吃,但是包装不好,就是最普通的快递箱子,你若是想送人,是不是需要额外准备一些包装?她说不介意这些。

我才同意接单!

小律师那单苹果,是她通过客服下的,我没再继续跟踪,我觉得她胸大胸怀也大,见多了人间冷暖,不会玻璃心。

比较贵的东西,一般都是我在朋友圈卖的,我自己做客服,例如高端酒水,前几天小律师找我买两箱爱斐堡,5472元,她转了5千5,我给退了,我告诉她没有了,她说那一箱呢?我说也没有。

她转了一箱的钱,附了一句:我相信你有办法帮我弄到。

我又退给了她。

实际上还有吗?

有!

我们一般都会预留一两箱做售后应急的,例如路上有破损之类的,确保全部收到且无售后后,我们才会把这一两箱卖掉。

我拒绝了她两次,她可能多想了,给我发了很长的信息,解释了很多,她是这么揣测的,认为我之所以不卖酒给她,是担心她买酒送给野男人喝,她是这么说的:你放心吧,我才不会在野男人身上花钱,跟了你这么多年,咋可能连这么点道理都没学会?

为什么要买两箱酒呢?

她是想一箱是留给公婆喝的,一箱是送老朋友的,说朋友也不大准确,还有点亲戚关系,她想感恩一下。

我说,那我给你一箱吧。

我拒绝她的钱,主要原因是我知道她并不懂酒,只是觉得是我卖的,又是贵的,就是好的,纯粹是捧场,我不想让她在我身上乱花钱,毕竟大家赚钱都不容易,我卖什么她买什么,一买就那么多,虽然平时咱吊儿郎当的口口声声喊着让她包养我,真在咱身上花钱了,咱还是很内疚的,何况我们之间啥事没有,就是能经常聊天的好朋友而已。

她把钱转了过来。

我说,一会我找人给你送去。

她说,不用,我自己去拿,看你发朋友圈,你们那边爆仓了,我下午没什么事,过去帮忙。

我说,我媳妇也在。

她说,在就在就是了,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。

我说,来吧,听听收银小喇叭叫个不停的感觉……

她说,没有什么比赚钱能使人更幸福了。

我说,做爱也很幸福。

她说,那玩意,三下两下就完事了,而赚钱给人带来的幸福感,很持久。

我说,来吧,进门时不要用密码开锁,按门铃。

她说,知道。

聊完没有几分钟,来了,真是比曹操跑的还快,我发现女人比男人还虚伪,一进门,见了我媳妇,仿佛是见了久违的姐妹,先是拥抱,一边拥抱一边跳跳,松开拥抱,俩人手握着手,嘘寒问暖,谈身材,谈衣服,谈天气,全程都是手拉着手,仿佛亲密无间,我媳妇问什么风把你刮过来了?小律师说,我看董老师在卖酒,正好我买两箱过年用的,我去政务大厅正好顺路过来捎着,省的你们再发快递。

我跟小律师怎么认识的?

就是当年我媳妇要跟我离婚,找了一个律师,就是她,她帮我们调解,结果调解来调解去,她跟我成了好朋友,好到什么程度?就差睡觉了,也不是不能睡,应该说是随时可以,而是我觉得,不睡觉她喊我董老师,对我很尊敬,一起吃饭十有八九是她买单,真睡了,她对我的态度就变了,对我就不会跟过去那么尊重了,以后也不会花钱买我东西了,所以嘛,男孩子出门在外,也要学会保护自己,该穿铁裤衩的时候,就穿!

我媳妇、我嫂子、我嫂子的弟妹、同事们、还有几个球友,都在帮忙打包,当天我们要发576瓶青岛啤酒百年之旅以及193条围巾,这是A仓,就在我们书店,B仓是水果仓,要发1000多单,那个相对简单一些,我们这边提交数据,京东直接出快递单,小哥带着单子过去拉货就可以了,水果仓一直在打标准件,流水线作业,这些日子打包速度越来越快了,最初日打包300单左右,现在已经能达到800单了,所以我们对外的承诺是48小时内发出,实在积压多了,我们就暂停几天接单。

当天,我的主要精力是放在百年之旅和围巾上,都比较贵,我怕打包有什么插曲,量一大了,犯错是不可避免的,只能小心再小心,我的主要工作是监督,前些日子卖爱斐堡,就差点犯了一个大错,有位朋友买一瓶酒,结果只收到了两个空盒子,也多亏是他留着自己喝的,若是他直接送客人呢?那就成了笑话……

人一多,打包速度的确快了。

但是,也乱糟糟的感觉,特别是几个球友,说话全是大嗓门,整个屋子里除了胶带声就是他们几个聊天的声音,聊到兴奋处,还要直起腰来哈哈一顿,我媳妇也终于找到了知音,跟他们谈东谈西,声音一点都不比他们小,嗷嗷的。

折磨的我头疼。

顺丰说下午4点半派大货车来拉件,4点左右,我们这边打包完了,可是在贴单子时,发现问题了。

什么问题?

单子贴完了,余了三条围巾,而实际上呢?围巾跟快递单是对应的……

说明什么?有三个箱子里,缺围巾!

我第一反应,是称重量,称了几个,感觉不准确,因为围巾太轻了,我们本身有赠书在里面,书是不同的,书与书本身就有重量差,这个重量差差不多等于围巾的重量,就是说用称重的方式大概率是找不出来。

那咋办?

我说,这样吧,全部开封,重新找,若是找不到,今天不发了。

为什么一定要找到?

因为,我们卖的这些围巾里,有半数左右是礼品需求,甚至直接就写的受赠方的地址,结果人家收到以后,是个空盒子,会不会有被戏弄的感觉?

适得其反。

所以,没有绝对把握,绝对不能随意发出。

若是书,在返工有这么大劳动量的前提下,是可以不返工的,谁收到发现不对谁联系我们就是了,等于我们把发货问题顺延到了售后。

但是,围巾不能这样!

开了30多箱,找到了!

嫂子的弟妹,也就是那个小太妹,企业高管,事后她找到我,告诉我如何可以规避类似问题再次发生,有两点:

第一、使用条码管理库存,出库入库全扫枪,例如怎么算是打包成功?箱子扫一次码,快递单扫一次,里面包裹扫一次,扫完以后再封箱。

第二、切割式工作,以10个为单位去打包。

很有道理,我一一采纳,我认为犯错不要紧,能让我们有机会优化流程就好,我们完全是小白模式,咋可能上去就把流程搞的很完善呢?

我媳妇在跟小律师窃窃私语,聊些什么。

发完货,我挨着给大家发了红包,接着开个工作小会,媳妇说累的肩膀疼,先回家了,跟小律师连握手带拥抱的,很是不舍。

开完会,我问小律师晚上在这吃工作餐不?

她说,可以。

我问,刚才我媳妇问你啥?

她说,问我银行贷款的事,她要把你们在本地的房产去银行做抵押贷款,问能否不用老公签字也可以。

我说,她前几天把老家户口迁到我们书店了,我还是很纳闷,结婚十多年没迁咋突然迁户口了?

她说,因为她的身份证是带“村”的,而且云贵川户籍属于高风控区,山东户籍属于低风险区,所以她把户口先迁到我们这里,再办理贷款,我问她为什么不跟你并户?她说你和孩子的在农村,依然是带“村”的。

我说,走火入魔了。

她说,她是想自己拿房产抵押贷款,然后去深圳买房。

我说,她没资格买。

她说,说是在买中级职称,买到就可以落户了。

我说,由她去吧。

她说,其实我觉得你有很大的责任,就是你为了别让她烦你,你就任其野蛮生长,她这么好的韭菜,谁不想割?你真正有责任应该主动制止她,告诉她家里理财由你做主,理财是个高风险的难题,不可能上几节课就成为理财高手的,女人应该要意识到自己的短板,不行就是不行,非坚信自己行,一定是撞南墙,你看我代理的那些案子,女人跟男人合伙做生意,只要女人出钱的,十有八九拿不回来,无论当初是情人还是同事还是同学……

我说,我不反对她去理财之类的,我觉得她什么都瞒着我,这点不好,我也知道她为什么瞒着我,因为她知道我不可能去深圳买房,她觉得我思想太落伍了,总想蹲在县城,而她觉得人应该在大城市。

她说,你没说到点上,她只是想证明自己!

我说,她就是个傻瓜,我要是她,遇到这么好的老公,我就要求把户并到老公名下,跟老公和孩子在一个户口本,多好,何必非去折腾这些?自己都40多岁了,初中都没毕业,去什么深圳?去了也是屌丝,在县城安稳的一年赚个三五百万,想出国旅游就出国旅游,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,不好吗?

她说,她是分不清哪头炕热。

我说,她分不清无所谓,你可别胳膊肘往外拐……

她说,没正形。

我说,我现在每天忙的团团转,两周没去打球了,我车停门口也差不多半个月了,也没开过,完全是没日没夜了,有时那些跟我很好的女人给我发条信息,我都觉得很烦,我觉得这些人咋这么无聊?有这个心思赚点钱不好吗?什么我想你了,你还好吗?你陪我说说话吧?

她说,忙,治一切矫情。

我说,我忙的时候,有人给我发信息多了,我都想拉黑,我心想,你真TMD无聊,谁有兴趣去听你的故事?你爹刚破产了,你妈跟人跑了,你婚姻不幸,一群无聊的人无聊的事,我现在满眼只有钱。

她说,我觉得,是不是适当的时间,你该低调一下?

我说,会的,昨天我爹也跟我谈这个事了。

她说,可以设计个情节,缓慢破产了,或投资失败了,保护一下自己,现在你太嚣张了,谁提起你都想打一顿,就跟上次我代理了一个案子,一个延吉小伙在这边是干理发的,他1米86,喝多了酒跟一群小伙伴说:我觉得,作为男人,1米8以下全是残疾……结果,让人把俩门牙给打掉了,你现在跟那个延吉小伙差不多,你总是说,什么赚钱很简单,人们之所以穷就是因为懒,你不知道你这很刺激人吗?实际上,大部分人都生活的很努力,很用功,一点都不懒,只是不如你幸运而已。

我说,我明白。

她说,所以我觉得合适的时间,你应该再设计一条主线,类似定投,类似跳绳,看看怎么让自己很合理的破产,甚至开始四处借钱……

我说,我会的。

她说,你媳妇的事,你不用太担心,她本质上是怕你的,否则她不会私下去搞这些,你若真反对,她也不会乱动的,她就是上课上多了,脑子不属于县城了,总是什么全球大放水,深圳要翻倍。

我说,快成范进了。

她说,祥林嫂更贴近一些。

我说,我看你们俩亲的不得了,一见面,又是摸手又是碰奶子的。

她说,到你这里,什么词都新鲜了,只是礼节性的抱了抱。

我问,最近,我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?

她说,有那么一点,不过我觉得你做什么都是可以的,毕竟你的核心在于体验,体验了就有素材……

我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每天都在晒账单吗?是营造一种疯狂的氛围,给人的感觉是懂懂的小卖部太火了,什么都靠抢,既然抢不起几百元一瓶的酒,抢箱苹果吧,导致我们苹果每天都过千单,高调做事就是这个意思,让人们都来围观,我靠,一个小卖部也太疯狂了吧?你可能不是很关注电商,日发千单的高价苹果是什么概念?放在京东上,也是前三名,若是说利润,应该是他们前几名之和,毕竟咱没有推广成本,电商运营最核心的成本就是推广成本。

她问,真实回头率高吗?

我说,我认为可以,包括给我的感觉也是,为什么我的回头率高,是因为我的苹果好,大家主动给与了口碑介绍,但是最近几天,我对这个事又有了怀疑,就是真的是因为我的选品好吗?其实是值得打个问号的,我媳妇做团花时积累了一万多人,都是在我们家买过鲜花的,至少有两千人是消费力比较OK的,例如一些公务员之类的,我们在里面发过广告,没命的吆喝,下了30来单,售后还退了一单,说是冻了,没有回头,没有后续,我私下联系了两个,给我的反馈都是太贵……

她说,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,就是我分给同事时,我都这么说一句,这是懂懂卖的,就是仿佛你卖的就是好吃,有口感加成,你要说真的多么甜,甜的仿佛哈密瓜,也不现实,何况那不如直接买哈密瓜了。

我说,若是我身后有个完善的电商团队,多了不敢说,多赚个两三百万是没有问题,这个事,其实对于读者而言,也是很有意思的事,他们觉得加强了链接,一来一往,仿佛情感再次流通。

晚上,有同事说要请大家吃饭,叫外卖。

我也答应了。

刚答应了没一会,我哥打电话,问我晚上有安排不?说老家来人了,一起坐坐,从内心深处而言,我不愿意跟老家人一起吃饭,他们吃了骨头都吐地上,而且说话声音也大。

我问,什么主题?

他说,XX(村长)跟琦琦。

我问,琦琦回来了?

他说,明早的飞机走,今晚我派车送他去临沂,晚上给找个酒店,早上让司机送他到机场后再回来。

我说,行,我跟X律师一起可以不?

他说,你不要脸你就带着。

我说,行,我带着。

我哥对我有误解,他总觉得我跟谁都有一腿,偶尔他跟别人也这么解释,我弟弟这个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好色,早晚吃大亏。

琦琦比我小十多岁,本科济南大学,研究生复旦大学,博士清华大学,在我的印象里,他不属于学习很出众那一类,至少跟我姐当年的名气没法比,琦琦是从研究生往后才越来越出名的,这次为什么更出名了?

因为,他进核心部委了。

在他爸还没开始吆喝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了,我有个大屁股女朋友,最初是她跟我讲的,说有个来政审盖章的小伙子,一看竟然是跟你一个村的,起步就相当于副处了,我们还都留了他微信……

这种人,在山东?

那就是绝对的王者!

普通公务员都是王,何况是这种了,再过几年,他回来都要市委书记陪着一起回老家了,当然是不是真是如此不知道,反正民间都是这么传言的。

外省的人,永远无法理解在山东,琦琦的这波操作意味着什么。

就是一日看尽长安花!

过去,他可能也很耀眼,但是从来没有跟今天这么璀璨,不管是他去干什么,是盖章还是开证明,所到之处,皆是俯首称臣,就是总感觉,他的未来是看的见的,甚至某天成了部委一把手。

包括我。

所以,我哥一说,我立刻就答应。

先把小律师放在书店,我回家换了身衣服,然后再回书店接她,接她的时候顺手找了几本书,送给琦琦的,我想可能还要合个影,要是哪天他真的成了部长,我也可以吹一句,当年还跟我合过影。

当然,大概率是不可能的。

普通人的上升通道,很有限,能到厅级,已经是普通人的极限了,摸出来,已经是人中龙凤了。

路上,我先大概跟小律师描述了一下,这是一个什么角。

小律师问我,你们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吗?

我说,差不多也可以理解为,向知识致敬,毕竟人家是读书读出来的,我们跟你不一样,你从小就在父母官家长大的,对这些感觉麻木了,我们兄弟俩说白了,还是地瓜堆里爬出来的,我们俩爬的够快了,结果突然发现身后有晚辈是跑着出来的,那我们要抓紧维系一下感情。

琦琦还是比较内向的,喊我们俩都叫叔叔,我拉着小律师介绍,我说,琦琦喊婶子……

我哥觉得我玩笑开的有点大,急忙很正经的给介绍,这是咱这边X律师。

就座!

一种什么感觉呢?

就是我们给他的尊重已经到了部级的,他自己还没适应,总感觉自己还是个学生,整个主题就是苟富贵,无相忘。

聊天尺度也比较大,都是玩笑类的,例如我们兄弟俩好好赚钱,帮你买个官啥的,到时候有什么工程,给我们……

琦琦当真了,很认真的说:工程方面的,我觉得五年内,可能还没有这个能力。

最高兴的人是村长,是发自内心的高兴,说琦琦是全村人的骄傲。

我们都起身碰杯。

我们也是这么觉得,我和我哥还有个弟弟,也这么优秀,也是亲弟弟,只是他从小在城里长大,跟我们玩的比较少,也一直都没觉得是我们村的,我弟弟也在北大,是教书,我弟弟的婚礼都是我哥一手张罗的,我弟弟若是去搬个凳子之类的,我哥看到都很生气的责怪:这样的活你咋能干?!

反正一句话,你永远无法理解,在山东,有了体面工作意味着什么,就是四个字:光宗耀祖!

一家人都替你高兴,提起来就手舞足蹈,我跟我弟弟在一起就感触特别深,我离他远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王,一靠近,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摊屎,啥都不是,高度自卑,我爹还会冷嘲热讽:让你好好读书,你不读……

琦琦虽然可能更优秀,但是对我伤害不大,毕竟他比我小那么多,已经没有可比性了,而且我总觉得他的成就其实我也可以做到,他本科跟我差不多,无非就是我认真考研考博,然后去国家部委工作,拿个北京户口,不过真是如此的话,把我爹卖了,他也帮我买不上房。

我跟我爹说过这个事,我爹说,我和你娘就是捡破烂,也觉得幸福,一想,儿子在北京工作,甚至看新闻联播能看到,那还了得?!

这就如同我们村有个飞行员,只要天上有飞机,村里人都觉得是他。

吃完饭,村长给了琦琦一个红包,我哥给了一个红包,我说我也没准备啥,我送你几本书,我哥戳了戳我,意思是他给我随上份子了,合影的时候,我喊前台给合影,我哥踩我脚,意思是他不想让小律师一起,毕竟她是个外人,我哥说让X律师帮我们一个村的合个影吧。

小律师帮我们拍的。

我说,等琦琦当了部长,我就把这照片裱起来。

我哥说,一定能当上,当不上我给买上。

我说,你先给我买个公务员吧,看厕所也行,我不嫌!

我哥说,当时让你考,你咋不考?

我哥司机来把琦琦行李放车上,我哥叮嘱了司机几句,大体意思是早餐的事,因为他们要6点从酒店出发,早餐应该还不开始,我哥的意思是让司机去买好早餐等琦琦。

一一握手,告别。

村长问我洗脚不?

我说,洗什么洗,又没人给报销。

他说,我请你。

我说,不去,回家睡觉去。

我叫了个代驾,代驾戴个眼镜,很是斯文,去后备箱捣鼓了老半天,上车后先是自我介绍,有些磕巴,然后是道歉:对不起,我是第一次做代驾,这是我第一个单。

我说,不用紧张,慢慢开。

他说,这么好的车,还是有些紧张的。

我说,没事,你就当开自己的车。

又按照流程自己报了一遍,我是XX,很高兴为您服务……

我问,您的主业是做什么?

他说,我自己做点生意。

我问,为什么干代驾?

他说,晚上在家也没什么事。

先送小律师,我们一起下车,我要换到副驾驶上去。

她说,我很正经的问个问题:若是让你跟琦琦换,你换吗?

我说,我爹、我哥、我姐,都会建议我换的,但是我不换,我还是喜欢有钱的感觉,那种自由,无拘无束。

她说,这才是我喜欢的懂懂。

我说,你快回去吧。

回家了。

回到家,我哥给我发了信息,列了晚上请客的费用,饭菜是我的,酒是他拿的,村长给了3千红包,他给了6千,其中3千是替我给的。

我说,从饭钱里慢慢扣就是了。

他说,你先转给我。

我若是真不给他转,他半夜能失眠,我转给他了,心想,等于你们俩给我下了个套,又没跟我商量,直接给我送了,我可没指望到时候给我娃安排工作,我娃不想去北京,他跟我一样,就想在县城!

头条号
同城编辑
介绍
推荐头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