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同城头条  >  生活  >  2021-02-08
2021-02-08
2021年02月09日 08:30   浏览:436   来源:同城编辑

最近,我们家餐厅特别忙。

正月初八之前的档期全满,而且是有霸王条款的,先扣费,不点菜……

没办法,谁让是咱开的呢。

那天,刀歌说,懂懂家的东西自带社交属性,例如请朋友喝茶,吃几个苹果,顺便说一下,这是懂懂家的苹果,若是对方不知道谁是懂懂,那又科普一番,吃饭也是如此,一说去哪吃?去懂懂家吃,人家不对外营业,实行会员邀请制,也不点菜,有什么吃什么,菜品也不花哨,就是传统的家常菜,只是降维炒法,五星大厨炒家常菜,可能是你吃过最好吃的西红柿炒鸡蛋或白菜炖豆腐,吃过就一个感觉,原来这玩意可以这么好吃?!还有就是装修比较有味道,灯、桌椅、餐具,都很艺术,不浮夸。

请朋友来的话,还要很巧妙的来一句:哪都好,就是他娘的太贵!

腊月二十一晚上,餐厅店长给我打电话,说二十二中午有个大桌取消了,要换到小桌,那么费用怎么弄?已经预扣了,是给升级菜品还是退费还是直接当违约处理?

我说,给退!

她问,那要不要在会员群里说一下这个大桌空了?

我说,给我吧。

她问,多少人?

我说,我明天带小卖部、书店的同事们过去吃顿,准备十个人左右的饭菜就可以了,不需要太刻意有啥吃啥,咱自己,不讲究。

她问,酒水呢?

我说,你给雪花那边打电话,让给送几箱脸谱,那酒我觉得挺适合女士喝的,口感也不错,主要是度数低,能喝很久。

她问,要几箱?

我说,五箱吧。

她问,要预留车位吗?

我说,不用,我们步行过去。

挂了电话后,我接着就在同事群里发布了这个通知,大家还是很高兴的,虽然大家在我这工作,但是很少有机会能过去吃饭,为什么之前没考虑过要去餐厅搞个年会啥的?因为我们小卖部太忙了,客服时刻离不了人,而且小卖部也有厨房,做的也不错,顿顿有鸡有鱼,之前我是这么想的,即便是搞年会,我们也是自己动手炒菜,边上班边搞,不能因为搞年会影响了接单。

大家很开心,还有同事问能拍照不?能打包不?

我很认真的一一回答。

每位新同事上岗,我都会先讲注意事项,跟着我工作有一点不好,不能随意拍照,不能随意发朋友圈,也不能随意跟外人谈起懂懂,毕竟你跟他朝夕相处,外人不知道懂懂会放屁会抠鼻屎,而你是知道的,而且从你嘴里传出去的任何事情都非常的确凿,因为对方会加这么一句:我有个朋友就在懂懂那上班,她说……

日常,我们开会、吃饭,从来没人拍照。

不允许。

很多信息传播出去,都是外人来拍的,要么提醒过他不注意,要么就是他没有界限感,你要这么想,为什么那么多人关注咱?就是因为对咱不了解,有层面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你把面纱给挑开了,会使人有恶心感,我靠,我追随了懂懂这么多年,原来就是这么个玩意?!

山东人有个特点,喜欢搞特殊。

咱提前一个月就发布了预订公告,每天都会晒订桌信息,几号还有几桌,大家有需要的抓紧预订。

可是呢,偏有人不喜欢预订。

非搞突击,而且是你不能拒绝的人,貌似还喝了酒,要求你必须办到,办不到就是不给他面子……

这种如何应对呢?

我们那边有个小小的茶室,那么我就会打电话协调人数最少的一桌,例如两三个人或干脆就是小情侣的,这样可以不?你们进茶室,今天给你们免单了,然后再根据具体人数来调整房间,我们家的会员都绝对给我面子,一般我给打电话,都是一句:您怎么安排怎么好!

突然袭击类的,很少有大人数的,一般就是四五个人,好解决,越是这样的客户越要重视,因为他要的就是个面子,只要你满足了,他喝点酒,你都无法形容他有多感恩,跟前台直接来一句:给我把卡充满!

前台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了,只站那傻笑……

接着又问一句:你们这里最多可以充多少?

前台说,单次最少1千,最多1万。

那充1万!

二十二上午,刘嫂给我打电话,问我有桌没?

我说,没有。

她说,表嫂子(店长)说有个大桌退了。

我说,我们自己年会。

她说,给我吧。

我说,不行,我都跟同事们说好了,人家有的早上都没吃饭。

她说,老刘公司年会,订XX粥店,打电话订的,说是在二楼,结果早上过去送酒,发现楼上没营业,里面乱七八糟的。

我说,楼上是火锅店。

她说,是的,也是他们自己家的,结果火锅店生意不好,今天放假了,前台不知道给订出去了,他们可能是自己搞年会了,里面乱七八糟的,还有人吐在厕所了,也没打扫。

我说,找他们给打扫。

她说,店里忙不过来。

我说,这个我真不能调给你,你想想办法,你要是不嫌弃,你带着他们到我书店去,你们自己做饭,我那里坐个二十人没问题。

她说,不是穿我给你买的衣服的时候了。(我穿的日进斗金的衣服是她买的)

我说,我脱了还给你。

她说,脱光。

我说,不跟你胡闹了,你快想想办法。

挂了电话没一会,我哥给我打电话,问我订桌的事……

我问,刘嫂让你问的?

他说,我才不罗罗她呢,是老刘问的。

我说,让他自己给我打个电话。

他说,你可别摆摆了,你们在哪吃不了?让厨师炒菜给你们送去,你们在自己店里吃就行了,人家这些年可没少帮咱。

我说,我跟同事没法交代。

他说,一个人给发200块钱红包,什么也不用交代。

我说,我给老刘打个电话问问。

他说,不用问,你们自己什么时候吃不了顿饭?非跟客人抢?

我给老刘打了个电话,老刘永远都是一个很沉稳的人,接起电话就是俩字:兄弟……

我问,订上桌了没?

他说,还没呢。

我说,那我把房间让给你。

他说,你该怎么安排怎么安排,实在不行,我们去野炊,吃烧烤去。

我说,寒风呼啸,咱可别去受罪。

我问了问人数,他们差不多十五六个人,我要安排给加凳子,我也理解为什么那家饭店会给订错了,因为他说的那个房间我知道,我爹过生日的时候我就订过一次,当时我也很诧异,明明订的粥铺为什么把我们安排在了火锅店?原来是一家的,大房间是共享的,只是他们内部没交接好,出现了这么一个差错,理论上也没有任何问题,只是楼上火锅店停业后,里面又脏又乱,使人没食欲了。

我把房间信息分别发给了老刘和刘嫂。

老刘回了俩字:感谢。

刘嫂回了句,谢谢亲爱的,你不来亲自接客吗?

我说,阳痿了。

她说,没事,我有药!

我说,我截屏发给老刘。

她说,没事,他知道,他跟你哥都经常说,说媳妇就喜欢懂懂,一天到晚懂懂说那个说这个的……

我说,哪天老刘找人把我阉了。

她说,老刘盼着你把我拐走,他好再找个年轻的。

安排完了后,那我需要给同事们做思想工作,解释解释发生了什么,我说咱这么安排,让厨师10点半开始炒,11点送过来,咱提前吃,喝到天黑,另外每个人发200元红包,可以不?

可以!

我让店长把我委托她给买的酒一起送来。

我们这边开吃了,售前接到了店长的电话,说有客人在小程序下了一单酒,让给送过去,我把电话接过来,我问是谁买的?

她说,宋X

我说,我给送过去。

她说,我过去拿吧。

我说,没事,我很久没见过他了。

我车友,玩丰田的,有辆红色的LC75,很少见的车型,比我的LC76还稀有,一个很内秀的人,不怎么爱说话,仿佛是很拽的样子,其实真成了朋友,发现这个人其实很谦虚……

我过去,他在房间里。

我让店长过去喊他。

他出来了。

我问,啥活动?

他说,老爷子生日。

我说,那今天我请了。

他说,别,别,别,谁来你都请,开倒闭了。

我说,不至于。

他说,真不用,送碗长寿面就行了。

我说,借用东北老铁的那句话,你看做哥哥的怎么安排就行了。

他说,千万别客气,客气就没意思了。

我说,那你快回屋忙吧,我书店那边在搞年会,我也回去了。

他说,行,有空一起玩。

我说,好。

免单的可能性不大,这个人很倔强,他回房间了,我安排厨师给做上面条,同时让加个生日菜,用红心萝卜切片拼一个寿,很漂亮……

我刚要出门,发现刘嫂在门口,正在指挥人卸啤酒,很夸张,卖啤酒的专程来送的,卸了25箱。

我帮着开门:这么抠啊?请客吃饭连啤酒都自己带?

她说,你们家的不是死贵死贵吗?

我说,少胡说,我们家所有酒水都是平价,只是这样的破酒我们家不卖!

她小声正经的说,他们喝啤酒就跟饮牲口一样,一人一箱都不够,喝这个我都请不起……

我给了她个凳子,给她倒了杯水,让她坐坐。

她问,你们年会怎么搞的?

我说,正在吃着,11点开始的,我说每人给发200元红包,否则不等于放了人家鸽子吗?

她问,你是不是天天发红包?

我说,每天都发,100200不等,我都是在红包上直接写上名字,每个人只能点自己的。

她问,有效果吗?

我说,我没想过啊,我只是觉得快过年了,大家连周末都不休,废寝忘食,我内心有愧,补偿一下。

她说,这个我持不同的观点,我觉得发红包跟送礼是一回事,你看我送你的东西,有便宜的吗?可能衣服算便宜的,你用的手机是我给买的吧?逢年过节我都是给你两瓶茅台,我觉得送礼和发福利也是一回事,要么不发,要么是重的,要么是有口碑效应的,2008年的时候,老刘给手下干活的工头一人买了一辆五菱之光,那时他们很多还骑摩托车上班,现在我们逢年过节发福利都是一发两份,个人一份,老人一份,老人全是现金+米面油盐,派人给送到家里。

我说,我哥也是这么发,我哥还请云贵川留守值班的吃年夜饭。

她说,我们也请,还给发红包。

我说,我当老板才几天,还没经验。

她说,所以你要多问多学,不耻下问,术业有专攻,你不可能什么领域都那么强吧,你的确很强,除了那个不强,天天发红包,一点不少花钱,久而久之,就麻木了。

我问,给我带的药呢?

她说,我给你发个链接,你回去给媳妇买,一种丝绸的睡衣,穿在身上,那种感觉没法描述了,用手一摸,就跟触电似的。

我问,对老刘管用不?

她说,你自己买回去试试就知道了,媳妇闹腾不一定非要给钱,买件睡衣调节一下生活的气氛,我发给你,你看看。

我说,不管用了。

她说,听话,你买了媳妇肯定开心。

没一会,老刘来了。

握手,问最近都怪好?

我说,还好。

非拉我进屋坐坐……

做工程的人怎么吃饭?

菜没上,一人先喝三瓶啤酒热热身,老刘让小兄弟开瓶给我,我说我开着车,老刘说,谁不是开着车来的?

喝了一瓶。

我说,咱这样干喝弄的仿佛我招待不周,我去帮你们拿盘花生米去。

其实,我就溜了。

催促上菜!

我心想,既然我喝了酒了,也不能开车了,干脆,我去75屋里坐坐,毕竟是老爷子生日,我知道了不过去不好,我扒拉了扒拉柜子里,有两瓶1573,我问是谁的?店长说是我哥的,那我就给送人了,回头他找的时候再说。

我拎着就进了75的房间。

大叔生日,这是大事,我做哥的咋能不过来呢?

怎么也要敬三杯酒!

老爷子很年轻,59年的,做生意的,不显年龄,在家里应该是很强势的类型,所有人都听他发号施令,这个一眼就能看出来,儿媳妇挺漂亮的,我第一次见,也就是我车友的媳妇。

老爷子说,我经常听XX75)说起你,你们那群人就属你最厉害。

我说,哪能?我算啥?我在里面年龄最大倒是真的,他们才是年轻有为,一个个事业有成,资产过亿,以后还指望大叔多多指教。

他说,你看,这里你就弄的不孬,有大城市的感觉。

我说,好眼光,杭州设计师过来设计的,光设计费花了12万,人家连盘碗都给搭配好。

他说,感觉很好。

我说,大叔常来。

他说,一定!

我问,菜,咸淡如何?

他说,我不吃盐。

我说,那就对了,我经常给厨师科普,有钱人普遍不吃盐,哪怕你弄的甜一点也不要咸了,我们家的鸭蛋都不咸。

我敬了大叔三个酒,大叔非要带着家人回敬一个,等于我喝了四个酒,差不多3两酒,喝的有点急,有些晕乎,我坐前台休息一会,店长又跟我嘟囔了一些事,这次都是与客人有关的,小师妹在忙前忙后的端盘子。

我觉得困的不得了,我就把椅子放平,准备眯一会。

我刚眯了不到1分钟,我就感觉有人在给我盖被子,我一睁眼,小师妹在拿一床薄被在给我盖……

我接着醒了,我问,这是哪的被子?

她说,茶室里的。

我说,你快去忙。

她说,好。

这个空隙店长没在,她去隔壁买豆腐去了,待店长回来,我问:咋茶室里还有被子?

她问,不是你拿来的吗?

我说,不可能。

她说,一直在。

我说,以后收起来,餐厅里有被子给人的感觉不正向,仿佛吃饭的地方晚上有人睡觉。

她说,知道,你们那边年会结束了?

我真是喝迷糊了,妈呀,我们书店还在搞年会呢……

我问,你现在有空不?

她说,没事。

我说,你开车把我送书店。

她说,行。

我不在,大家喝的更开心,酒瓶子一地了,我媳妇负责主持工作,搞的如火如荼,明显她也喝高了,我来了后,大家让我自罚三瓶。

我说,别三瓶了,大家一杯我三杯可以不?

可以!

一口气喝到了下午3点多,中间酒喝光了还出去买了一次,好在雪花酒精度数低,喝着没啥感觉……

最后,我来总结。

我问大家,我们小卖部若是想在三年内上市,大家认为有可能不?

挨着一个一个的回答。

都回答的YES

不是敷衍,很坚信!

为什么?

我们这里每天都在创造着不可思议,我们卖苹果的第一天就1000多单,从那以后每天如此,我们的日利润从1万一步一步到了5万,最高记录是7万多,到了后来我们卖什么都是秒卖,中间还卖了一本书,朋友圈广告发布了不到10分钟,售罄,我晒过那个疯狂的截图。

就是日利润两三万,对于我们每个同事而言,都觉得是常态,是很稀松平常的事,SO EASY,若是稍微忙一点呢?就到了五六万,不是营业额,是利润!

不仅仅是他们觉得被颠覆了。

你要这么想,他们还是上班的,一个月拿个几千块钱,我算是站的稍微高一点的,我都觉得不可思议,太微妙的体验了,中间我卖过一款茶杯,现在N多人在求购,我们没货了,最初是为了谈价格,我给老板画了个饼,我说第一次我先要100个,下次我要1000个,其实我只想要100个,结果后来老板催我下1000个的订单,我一咬牙就下了,我心想,大不了卖一年,结果,一上架,一天就卖光了,现在我们回头总结呢?都觉得下少了,应该下五千个,但是大家谁都没想想,下1000个订单时,其实是很冒险的!

换句话说,李佳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。

每个做直播的人,都没想到!

一切都是那么的意外!

回想这两个月发生的这一切,自己都有恍惚感,当初为什么我要开个小卖部?哪根神经错乱了?当时想到有这样的疯狂吗?

根本不敢想,也不敢信!

我跟同事们讲,明年咱把个体工商户升级一下,升级为股份制公司,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愿意入股就入股,咱开始新的征程,每单开票,阳光纳税,兵妹妹说正好有个关于退伍军人的免税政策,意思是她可以当法人。

那更好!

越畅想越夸张,竟然讨论到在哪盖办公大楼……

连找谁盖都想好了。

大家都喝了酒,越聊越没谱,非让我打电话把人家叫来,商量大楼方案,我们说的人是谁?是地产领域的一个大姐,就是阳哥现在的老板,我们计划让她帮我们盖办公楼,意思是楼也盖好了,我们也上市了。

喝多了的人,是那么的自信。

从小卖部开业以后,我觉得自己成长了特别多,理解了过去很多只是理解字面意思的道理,例如凡是你能想到的困难都是小困难,真正的困难是不可预料的,哪怕是个小卖部,我们每天也会遇到很奇葩的事,为什么我必须全天候在那盯着,因为很多问题都是初次遇到,他们不敢拍板,必须告知我,我来决策。

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很多问题是非常棘手的……

我现在也不惧怕困难了,因为也深刻的领悟了另外一句话:车到山前必有路,只要你保持高速发展,昨天看起来仿佛天塌了的问题,现在回头想想,好小好小,很多问题之所以那么大,是因为我们不够大。

对于咱这个年龄和阅历的人而言,不可能太骄傲了,即便骄傲或嚣张也是一种战术而已,所有人都有慕强的本性,虽然表面很讨厌这些耀武扬威的人,但是真正用身体投票时,都很虔诚,大家哪怕出于围观、验证的心态,也会买单苹果,等于参与了这个游戏,自然忍不住在饭局上传播,从而更多的人来求证,他是不是吹牛?真的有这么疯狂吗?

战略上,一定要谦虚谨慎,要不断下潜,不能真的以为自己是李佳琦,能带各类高端货,咱不能这么想,依然要把精力放在低价产品上,100元以内的,大家消费起来也没有压力,而且有社交属性,送朋友的时候也可以说一句,这是懂懂卖的,据说很不错。

昨天,我跟刀歌还就这个问题交换了意见,他认为我终于开窍了。

我说,过去我接受不了自己卖东西,总觉得会惹读者讨厌,也就是今天的商业氛围浓了,在博客时代、QQ空间时代,发布卖东西广告是会被封号的,大家追求的是纯粹的文学交流,读者里谁若是名字带广告,我都直接拉黑人家。

想赚钱吗?

咱肯定想。

一方面,又接受不了卖东西。

这个风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转变的呢?

朋友圈。

朋友圈竟然默许了发广告……

但是呢,朋友圈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,没敢顺势推出官方小商城,就是光明正大的支持微商,导致微商一直都是夹缝里生存。

而到了抖音、快手时代呢?

官方直接开始公开鼓励!

所以,你看现在公众号也好,朋友圈也罢,你发广告不需要有任何担心,不会封号的,我们也仿佛跟随着整个形势变化而变的脸皮厚了,也许是讨厌我的读者离开了,也许是大家从来就没想过会因为一个作者卖东西而不喜欢他了。

都是自己的内心戏,想多了。

所以,我越来越坦然。

大家不仅仅不会因为你卖东西而讨厌你,反而会觉得终于与你有链接了,可以有更多的交流机会了,当然,我说的是有一定修养意识的读者。

普通的工薪读者,还是觉得不纯粹了,有铜臭味了,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赚不到钱吗?跟钱的关系不对,总是仇视钱。

他们心目中的作者,还是余秋雨式的,最好是不食人间烟火,纯粹只是写文章,最好再穷困潦倒,或如鬼脚七当年写的那句话:不想赚太多钱,怕钱多坏了心性,他刚说完这句话不久,我带队去新加坡,有个队员在鬼脚七那边投了个广告,我问这个队友花了多少钱?她说11万,我问这么贵?她哼了一声,少一分都不行!

的确,在公众号刚流行的时候,鬼脚七热过很久,又是出家又是成佛的,反正搞的云里雾里的,很神,咱看不懂的东西咱就很崇拜,为此还委托他身边朋友帮我求过一本签名书……

我认为,这些佛呀道呀,跟我在朋友圈的“嚣张”是同一战术,他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跪,我呢?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恨,目的是一样的,就是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另类,我们总喜欢关注另类,都一样,我们关注起来就没意思了。

年会,喝多了,我坐沙发上又迷糊了,有客人来访,拿的橄榄油、红酒,我一看这些,我心想,两样东西不超过100块钱,我就是搞这个的祖宗,当然在县城当礼品流通还是很有用的,只是对我没有用,我反而觉得是累赘,不知道该扔了还是再送人。

客人是谁?

之前我去谈合作的那个苹果基地的老板,本地的,搞了个农业庄园,什么有机认证之类的,那次我去找他,他还是很骄傲的,9斤装的苹果卖112元,说是全国统一价,问我想要多少钱的销售提成,问我能卖多少量?我问了他一句:你有多少?他觉得我口气太大。

不欢而散!

问题的根本,是价值观的冲突,山东人做生意喜欢自己做主导,就是我只能做一个他的代理商,他来接单他来发货,给我按照比例分成。

我觉得自己是个王,咋可能推广你的品牌,又不是大品牌。

他对这个时代有误解,烟台苹果全线跌进50/箱了,你竟然敢喊出112元的天价,苹果是最难卖的,因为各地都有苹果,除非有概念,但是你的有机概念能跟烟台的有机概念比吗?不过是你自己跑了些手续而已,自己觉得很牛B,其实市场不认……

本地苹果应该是什么价格?

通货,1元左右。

有机的,2元左右。

别的?

你自己吹上天,可能真的112元有人买,要么一年卖不了几箱,要么你的销售成本达到了100/箱。

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,有啥好聊的?

这次为什么突然反过来找我?是当时中介我们的朋友,她每天关注我朋友圈,把我们的销售数据传递给他了,他自己有库存压力,自然就看到了曙光,因为他最初做这个果园就没定位卖给本地人,想卖到全国各地,只是不知道怎么卖。

我对他充满了冷嘲热讽的欲望。

他有些虔诚:董老师,您给提提建议。

我说,应该把这些树砍掉,你知道本地这些印刷厂被谁干掉的吗?被南方的印刷厂,他们网络接单线下发货,更便宜,印刷质量更高,水果也是如此,未来苹果就剩几大核心产区,例如烟台、阿克苏、天水,别的区域的苹果只能夹缝里求生存,就是本地苹果未来很难突破1/斤的困局,因为电商反过来促使核心产区不断扩大种植面积,例如烟台耕地都在不断果园化……

被我噎的没话说了,再次给我科普是不施肥不打药之类的。

我说,我还是想吃烟台苹果,还是想吃阿克苏苹果,产地优势大于概念优势,所以,我要是老板,我就把树全刨了,浪费时间,浪费精力。

他问,我那个果子,你觉得多少钱能卖掉?

我说,20元吧,还是包邮价。

他说,光包装和快递成本就不止20块钱。

我说,市场是残酷的,莫斯科不相信眼泪,我卖60元的阿克苏,大家哪怕是出于捧场,他们吃过以后觉得不亏,我卖你这个苹果,20元,大家吃了以后,觉得真的只是单纯的捧场了,从此不再认可我的推荐。

很多人,看着年龄很大,其实,很天真!

头条号
同城编辑
介绍
推荐头条